黄大仙高手论坛52266

情感陪护

黄大仙高手论坛52266小说短篇小说

情感陪护

美文阅读网绝品全才更新时间:01-21 08:59
情感陪护


“说了这么半天,我还忘了问了,你是怎样找到这来的?”
这是一个年过五十修饰精细而美色仍存的女人,盛气凌人地与坐在对面的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孩儿对视着,那女孩儿身段秀美,相貌平平,此时正用手把一张不知是谁的名片捻成卷儿又展开展开又捻成卷儿。那名片很精美,背面印着:本市大酒店长期招男女情感陪护,要求身体健康,思想开放,年45岁以下,每天工资两千元,做一天结一天,可兼职。祥:1858393BB569096杨经理。
她们坐在“头发乱了”休闲会馆一楼的大厅。这是初冬的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
“我已经回答你了,你听明白了?”那女人——我们为方便叙述叫她精品女人,从高档鳄鱼皮的小包里取出金灿灿的椭圆形烟盒,随着轻响一支细长的褐色带白嘴的烟卷儿灵巧地夹在她的食指和中指间,同时拇指和无名指小指很优雅地协调动作把烟盒轻轻推向那女孩儿——我们也为方便叙述叫她平常女孩儿,精品女人说:“抽烟吧。”“不,不会,谢谢。”平常女孩儿瞥了一眼那烟盒说。精品女人手指间银光一闪,用纯银的顶着水罐的裸女造型的打火机点烟,那造型的水罐口闪着幽蓝的光还伴随着轻缓的音乐。
“我只是想当面问问他,问问他对我们之间的事怎么说,想让他说明白。”平常女孩儿直视着精品女人。
“可以呀,找他问呀。”精品女人眼神和口气中带着不屑。
“他一直关机,联系不上,你明知道他……”平常女孩儿眼圈红了,这是第几次红了?她知道几次也没用,眼泪泡不软对面的女人,她极力忍住,不想让对方看到她哭,可是还是掉下泪来。
“你可以找这里的经理,他在这里工作,找他的经理。”
“你,你在推脱。”
“什么?”
“我是说你,你……敷衍,”平常女孩儿用手绢按按眼窝:“敷衍……回避……搪塞”她品味着字眼:“就是,就是你明知道,找经理也没用。”
“那你就找我?就有用啦?”
“头发乱了”是一家大型休闲会馆,很气派的大楼大厅,门口的停车场总是豪华车不断,殷勤的服务生身着外国样式的红色带金色蕙边儿的挺括服装,很职业的帮来这里消费的客户拉开车门——闪身一旁,轻关车门——鞠躬微笑。
这里有西餐咖啡、温泉洗浴、保健按摩、女士美容美体、足疗理疗、保龄球、羽毛球、兵乓球、室内网球、游泳、跆拳道、健美操、器械健身、棋牌和声乐培训等多项服务。显然,精品女人在这里的举手投足都透出一种昂然和尊贵,相比之下,平常女孩儿则显得凄然和矮化。
精品女人一直主导着谈话,现在,她似乎有点同情这个平常女孩儿,态度放缓和了些,她劝平常女孩儿想开些,明智些,再多想想其他办法,见平常女孩儿不做声,她招手要服务生送来两杯加奶的哥伦比亚咖啡,很优雅地举杯子到唇边,轻呷。平常女孩儿拒绝了咖啡,又开始陈述自己的理由。精品女人有耐心地听着,似乎在欣赏一段电视言情剧片段。平常女孩儿说了一大段话,渐渐的声音开始高了起来,但面对精品女人神秘的微笑和身处大厅的环境又不由的压低了嗓音。
平常女孩儿来自河北与山西交界的一个荒山秃岭围绕小县城,本来她在县城有一份幼儿园的临时教师工作,钱挣的不多也没什么发展,后来到保定学了美容美发,就到一家美容美发中心做美发师,借此积累经验和资金,希望有一天能拥有自己的美发店。她不想回县城老家了,她要在这座城市求得一席之地。
精品女人是一个曾和丈夫一起打拼发达的女老板,在丈夫离异和一双儿女相继出国后,她把企业交给弟弟经营退出了管理层,做了食年红利的大股东。现在,金钱的积累使她空虚,家人的背叛或是疏远使她伤心,追忆逝去的青春,那是在忙碌、算计、应付各种事项不得喘息中渡过的,值吗?现在,她要充分享受人生而不再为别人奋斗了,她是“头发乱了”的金卡客户,贵宾级待遇。
晶明的巨大落地窗外是鲜亮的阳光普照的大街,车流人流熙熙攘攘,天是透蓝的,冬天的小风一阵阵地吹抖着洋槐的树梢和脱水褪色的卷叶。大厅内四处光可鉴人,热带植物盆景苍翠欲滴,轻柔的音乐,宽敞的沙发,吧台小姐的贤淑装束和温雅举止,服务生悄无声息地走动,无不使平常女孩儿感到压抑、不平、愤懑甚至屈辱,她感到精品女人是把她的痛苦也当成这大厅里的一个什么小物件来欣赏的。本来属于她的——天经地义天公地道是属于她的,现在却不得见,连一句话也不得说,还不能理直气壮地要,对面那个女人——那个老女人居然……居然还……
平常女孩儿再一次提高了音量并且在一连串的质问中第一次使用了“不要脸”这个词。
精品女人以一种挑战式的目光掠过对方的脸,她放下杯子,用两个指头弹一弹另一杯:“真的不要?喝吧。”
“你别打岔!你别以为你有钱,有的是钱,你就可以……”平常女孩儿脸红红的喘了口气,她拉了一下米黄色带黑色波浪形条纹的高领衫的领口,似乎想让怒气由领口冒散出去。
“我有钱与你有关系吗?你骂别人不要脸只能说明你野蛮没文化缺教养,并且自己的脸并不值钱。”精品女人嘴角挂着冷笑。
“你都多大了呀!”平常女孩儿激愤地说:“你不觉得自己太老呀!你好意思这么做呀?是不是我该叫你一声阿姨呀?”
“行!叫奶奶也行!”
“你是不是没儿没女呀?想释放母爱呀?”
“我的儿女都在国外留学,然后在国外过体面富足的生活。”
“你……你凭什么这么狂?不就是钱多点吗?不就是开个宝马吗?你钱……你钱是怎么来的?是不是你年轻时候被人包养攒下来的?你……你有多少钱?”
“我有必要回答你吗?你是中纪委呀还是监察部呀?”
“我……你……”。平常女孩儿气吁吁地说不出话来。
“你这个人不明智,我就说你不明智,你不懂吗?情感陪护是这里的一项服务,是一项可以用钱来消费的服务,明白吗?是可以点单的服务!还要我告诉你多少遍?”
“你都多大了呀!还要这种……你要是个男的,我还能理解……你不觉得可耻吗?你都可以当他的妈了……”
“我多大与你有关系吗?服务是他自愿的,谁也没有强迫他,他服务他挣钱,你管得着吗?”
“不就是男妓吗!?你还别让我说出更难听的来!哼,真是……他敢面对我吗?真是什么人都有……这么多吃软饭的……‘鸭’。”
“更多的是吃硬饭的‘鸡’,不过做鸡吃硬饭也得有资本,我估计你吃硬饭不会吃饱,因为不够漂亮。”
“我是不够漂亮,但是你能长久吗?情感是花钱买来的?你能买来年轻吗?他跟你能有真感情吗?”
“你应该当面问问他。”
“我是要问!你,还有这里的经理,你们把他藏起来了,我可以报警!”平常女孩儿捏紧了拳头:“有人失踪了,我报案,大家都没面子!我可以告你……犯法……违法”
“请问是哪一条?”精品女人也有些激动,探身向前:“卖淫嫖娼吗?卖淫是女嫖娼是男,我还告他强奸呢!拐卖妇女儿童罪?他是妇女呀还是儿童呀?我还可以告你——你和他——你们合伙诈骗!你们设计骗局,利用男生色相骗钱!”
平常女孩儿噤住了。
“傻妞,你懂得什么呀?你男朋友,呕,你前任男朋友——他,你真的了解他?他是怎么想的你真的知道?”精品女人用手指漂亮地划了一道弧线,“我知道你不相信,你可以找警察来搜遍整座大楼,也可以上我家里去搜,他跟你玩儿消失玩儿蒸发,也骗了我还有这里的经理还有别的女人,这里的情感陪护按规定是一对一的,可他同时跟几个人玩儿,然后从别人那儿骗钱骗感情,然后又玩儿消失,至于他和谁消失——这里的小姐那么多,流动那么快——有姿色的那么多,你比不过她们,谁知道?”
“他不是那种人……他骗你了?他是……”平常女孩儿疑惑地瞅着精品女人:“你一开始并没有提到……是他亲口跟我说的他在陪你……我不相信你。”
“你可以不相信”精品女人又点上一支烟:“你可以不相信,同时我,我也可以不相信你,他的这个消失,你是真的不知道吗?要是知道,那你就犯法了——他违约离职还卷走了我和别人五十万!包括金银首饰!要是你真的不知道——那也太傻了,他也许正和别的漂亮女孩儿在外地风流快活呢!”
平常女孩儿坚定地表示不相信,她说她坚信的男友仍在这座会馆大楼的某处或是某处别墅里被“潜规则”着。对此,精品女人说不想再费口舌。于是,平常女孩儿质问,既是犯法卷走了钱物,那为什么不报案呢?为什么是她找到这座会馆来要人而不是她们——富婆和经理们找她问骗钱的骗子呢?精品女人告诉平常女孩儿,钱嘛,几十万自然不是小数,可还不至于伤筋动骨,花钱买乐儿的事——周瑜打黄盖,更何况不是一个人的损失,要说找嘛,黑白两道都动起来,也不会找不到,可是急什么?他这种男人还能搂住钱?很快就得糟光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自动回来呢。要是真的从此再也找不到这个人,那又怎么样?花钱买教训呗,总算多认识多体验了这么一种人。
平常女孩儿无言以对。
“你很爱他,真的?”精品女人带着一种莫名的满足感问。
“姐姐,我求求你。”平常女孩儿似乎有些相信自己的男友是故意失踪的,又掉下泪来。
“你不了解男人,太不了解”,精品女人有些感叹:“男人呀,你对他多好,帮助他多少,都没用!他要想离开你,净身出户他都干!八匹马都拉不会来!”
“可是……”
“嗯?”精品女人在等着。
“可是,他不是那样的人……我总觉得……我了解他。”
“了解?你?你……刚才说到,呕,潜规则,这个潜规则,我只能说你用词不当,你没理解什么是潜规则,那是职业场上的条件互换,大家互有需求各取所需,只是不明说。跟这里不一样,这里,”精品女人沉吟了一下,“这里是……哦,怎么说呢?是明码标价的买卖关系,也是需求,当然。”
两个女人都沉默了。
“他需要钱,我们想……”平常女孩儿叹口气。
“我知道,”精品女人接口说到:“你们想开店,自己的店,需要钱——现在挣得少也太慢,他亲口告诉我的。”
“我还是不相信,他会一声不吭走人。”平常女孩儿出神地看着自己的手。
“你相信他会有一天回来?或是主动跟你联系?你呀,”精品女人向后仰了一下,挪动身子坐的更舒服些,“你呀,还是那句话——不明智,傻!”
“可是我……我一定得找,找到他问明白,一定得找!天涯海角,不惜一切代价,我就不信!”平常女孩儿激愤地两眼直视着窗外,她的鼻子抽动地响着。同时,她也瞥见了精品女人那幸灾乐祸的眼神。
“我劝你算了,”精品女人也看着窗外说:“向他这样的男孩儿也挺普通的,不难找——有的是,人群中。”
“算了!”平常女孩转过脸来,目光逼视着:“你说算了!我怎么能算了,我怀孕了!”见精品女人无动于衷的样子,平常女孩儿更加气愤:“你说算了,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是那么好骗的?你以为我真相信你的话!?就是你把他藏起来了,就是你在包养他!你……你不要脸,无耻!养小白脸儿!”
“你有证据吗?我可以告你诽谤罪!骚扰罪!”
“我翻遍全世界也得找到他!你别以为你有……我是没钱没势,可我不怕,我天天来这里,天天去你家门口守着,我天天贴传单告诉大家,我让大家都知道!”
“你还可以找媒体找电视台。”精品女人冷冷地说。
平常女孩儿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她心里明白她和这个老女人的对峙是实力悬殊的,她也疑惑自己的男友到底在哪里。她没有证据,她势孤力单。可是怒气在胸腔肺叶里涌动,她明白,在这个老女人面前,她唯一的资本是年轻,可年轻有用吗?可没用也得说!
“你说他普通不难找,那你为什么不到人群中去找别人?啊?像他这样的男孩儿人群里不有的是吗?啊?你有的是钱,找什么样的不行?他那么年轻,你这么老……”
“我不想再跟你这样没素质的人多废话,你走吧!”精品女人站起身,很优雅地做了个请对方走人的手势。“你也太放肆了,在这里,这里——这种地方也是你放肆的?”她对平常女孩儿说话的声音并不高,表情也不激动,但神态之间透出一种威压:“你再来这里胡闹,保安就押起你来,外边也会有人收拾你!你听好了,记住了。”
“你……你欺负人……欺人太甚……不要脸!你!就算他自己消失也是……那也是你……。”平常女孩儿哭了出来,她以仇视的目光盯着精品女人,可心里知道斗不过她。
精品女人看出来,平常女孩儿已经被吓住了,无计可施了,接下来,像逗弄猫儿狗儿那样,她要再逗一逗,哪怕对方的爪子抓疼她——稍微疼一点,她还可以反手给她一巴掌,让她知道放肆的结果是什么。
“哎,”精品女人叹口气:“你呀,你骂我什么我不计较你,你毕竟还是个孩子,你经历的事太少,不懂的太多,你知道他内心的需要?你能给他这种需要?你能给他的,别人——别的女孩子也能给他,你不能给他的,别人都能给,可是你不能,你能给他什么?一张年轻的脸蛋儿而已——还不算漂亮,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大街上比比皆是,你要是真的爱他就要为他想,替他考虑,他走了,远走高飞了,你祝他幸福不就得了!”
平常女孩儿已经没心思跟这个老女人斗嘴了。她穿起羽绒服径直走出大厅。
是啊,她真的了解他吗?他是她学美容美发时的同学,家在张家口的一个县的农村,生的单薄柔细白白净净,手很巧,是天生做头发的料——平常女孩儿以前开玩笑时曾说过,等她结婚时,不论新郎是不是他,都要由他来给盘新娘头。他曾经回老家在县城开过美发店,那时他和她的朦胧爱也就断了。可是因为生意不好做,他又跑出来打工,两人又在同一家美发中心相遇,朦胧爱就又续上并且很快挑明,两人曾经多次商议过在什么地方开店,开店要多少钱,最主要的是,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开起店来,他对平常女孩儿说,一定不能在不起眼的地段开那种简陋的店,那二十年也翻不了身,要开就开有模有样的装潢好设备全的,要焗、烫、染、护、吹,洗、剪、拉、接、理都全都前卫,还可以包括绣眉修眉,艺术纹身,还不能等十年以后,不能,也不能指望家里的资助,因为家里没钱,没有,要尽快多挣钱。他是有事业心的肯担责任的男人,也是爱她的男人,为了两个人的好前景,他又学了保健按摩,业余时间去“良子保健”掐头捏脚另挣一份。不久,他掐头捏脚的手艺获得了男女客户的好口碑,不久,有人介绍他到大的会馆去帮忙,又不久,他成了“头发乱了”的签约服务生。他挣的钱多起来,他告诉平常女孩儿,照这样,他们很快就能有足够的资本开自己的店了。
至于他服务的内容,他也片言只语地,隐隐约约地透露一点点,平常女孩儿也能明白一些,可是,谁跟钱有仇呢?和钱亲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何况他们正火着心要多挣钱,更何况他是男生而要他服务的有钱人——那些半老徐娘,也不过是捅捅摸摸拍拍捏捏,充其量是搂搂抱抱,他对平常女孩儿说,那些人最欣赏的还是他的手艺,还有就是他的甜言蜜语,这都不会损失什么而能多挣许多钱。她们喜欢听,他就说呗,世界上有许多老夫少妻,可绝少老妻少夫,他和平常女孩儿的关系是铁定了的,放心。不过,他告诫平常女孩,客户的事千万不能跟人说,并且在他服务期间,不要跟他联系更不能见面。
一天,他带着炫耀的神态告诉平常女孩儿,有一个“姐姐”,富姐——开宝马住别墅的,要帮助他们开起一家名店。他要平常女孩儿在第二天下午站在街对面远远地看。
果然,那天下午,“姐姐”和弟弟下了宝马车,挽着胳膊进了家大餐馆。
平常女孩儿不是个爱吃醋的人,可凭着女孩子特有的敏感和细心,她记住了那女人——和那女人的车牌号。她理性地没有多问什么,也知道男友是逢场作戏,可是,心里的不顺服也是真的,她只希望他能更快地挣够钱,好开起自己的店。
渐渐地,他和平常女孩儿的联系少起来,见面就更少。他解释说,快了,快了,很快钱就可以到位了,他们应该忍一忍,等店开起来,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现在,先忍忍,他得更投入些,更专注些。
渐渐地,平常女孩儿见不到他了,通话也是很少很短。
渐渐地,他不接手机了。不久,他失踪了。
他在哪儿?
此时此刻,他正在一栋别墅里安然而卧——斜侧着身子,头枕着胳膊,一条腿伸直一条腿卷曲着,头发软软的像是在飘,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他只穿条富妮来牌红白两色菱形块组合的三角内裤,配着他细长流线型的身躯和光滑水灵水鲜的肤色,在柔和的梦幻般的灯光里显得熠熠生辉,他的眉细长柔柔的弯着,眼眶细长眼睑低垂,形成流畅的带笑意的轻闭,嘴唇薄薄的润润的,嘴角稍稍抿着像婴儿熟睡般舒适、清爽、洁净、娇嫩、宁静。他在想什么?或是梦见了什么?
这些天,夜深人静的时候,精品女人会和他轻言曼语地谈很久很久。
精品女人说,你还记得吗?那次做头部护理的时候,你的手刚一触到我的头皮,我就被电着了——那是多年没有过的头皮麻酥酥的温暖,全身的肌肉舒畅地慢慢抖动,你的手指让我的神经异常敏感,我能预感到你手指下一个去处和轻重,你手指的每一下触按都会让触点发木发胀发热又微微的痛——那是舒畅的痛。我很奇怪当时的感觉——这么多年没有的感觉,我睁开眼,仰视着你,你是那样年轻,像女孩子般的柔秀,我问你多大了还有其他一些话,你回答了,我没听清,我只看你的嘴唇,你的下巴,我只听你的嗓音,你的口舌碰磨的水湿感,你鼻孔里的气息轻轻地抚弄着我的额头,我陶醉了。
以后,我每次都点你,每次都给大额的小费。
以后,我让欧阳小姐——会馆的一个精明的领班从中代言,与你签约,你成了我的情感陪护。
你还记得吗?我们的第一次,你显得局促,脸色苍白。我静静地躺在床上,你凑过来,主动中透着紧张,你俯身看着我,眼睛清亮。我捏一下你的下巴,拧一下你的近乎透亮的脸蛋儿,我拉住你的手逐个指头攥着,然后拉进丝绒织锦的被巾……
我和你说了很多,我告诉你我年轻的时候,和你一样大的时候,我的情感我的梦想我的最浪漫的事。不知不觉中,我的说话我的神态变的像小女孩儿那样娇声娇气,这可是多少年没有的——我一直以来,一直是颐指气使的女强人。现在的感觉真好!
你还记得吗?我有三处住宅,你说你最喜欢这栋,我们就常在这里,我们在这里一起看泰国人妖表演的录像,一起偎在真皮沙发里喝台湾产的罐装‘加盐沙士’,一起吃专职厨师做的菜和西式糕点,你生日的那天,你对着蛋糕和蜡烛许了愿让我猜,我猜你是要拥有自己的店,这我可以资助……你说不是,你说你要一直和我厮守,我好感动,尽管我的理性告诉我那是虚幻的,可我还是很感动,女人是感情动物——记不清是谁说的了。
你还记得吗?你头一次使用可以烘干的,带喷香剂的温水喷射式冲洗座便器,还有循环冲浪式浴盆,不知道按哪个钮,你学会了说,有钱真好。
你还记得吗?我们一起喝XO,你说不好喝,你撅起嘴做小男孩儿撒娇状,我说傻孩子那你喝什么?你说想喝长城干红——那是张家口你家乡的葡萄酒。说起家乡,你哭了,说好久没有回老家看望父母了,真是个好孩子!我说你给家里汇钱吧,大额的。
你还记得吗?我们一起讨论过你的前程,你的梦想,你的今后……
我要帮你实现你的梦想,成就你的事业——你的事业,在你是很大的了,在我——经营过大产业的现在的大股东、富姐,好比是九牛一毛还有些幼稚。可我不这样说,我要打造你塑造你,你可以到我的企业里做高管,做我的经纪人——假如我投资某项产业的话,做我的专职健身顾问,我还可以送你出国留学,但你也要很投入地为我做情感陪护满三年。三年,对于年轻人不长,我已经离不开你,至少三年,我们是双赢。这是我给你的第一套方案,还有第二套,我出资帮你搞起本市最大的美容美发中心,让你美梦成真。但我来控股,你要一直在情感上陪护我,总有一天我会把股权全给你,但是你——如果你违约,那我就出让股权给别人,整个卖掉。
你想都没想就选了第二套。
你还记得吗?我说过,我不会干涉你的婚姻自由,也不阻挡你的发展自由,可你对我一定要诚实,你答应了我。你告诉我你打算和你的女友分手,以后专心陪护我,还专心干事业,你还告诉我你和女友的一些事,包括床第之欢。那时你好单纯好清纯。有一次,你把我打扮成束马尾辫的小姑娘样,我们坐在纯白的拉舍尔地毯上的铺的彩垫上,玩儿拍手游戏,你忽然说,你要在三十五以后才考虑结婚,在此之前,你保证不动别的女孩子一手指头,只和我……
你还记得吗?是从什么时候起,你变了,你和我变了。这变化是微妙的,细小的,可我能察觉的倒。是什么呢?大概是你那女友割腕自杀的那次吧。你并没有跟我明说,我是通过别的途径打探到的,她那划个小口子的也叫自杀?你还不敢告诉我。你的变化可骗不了我,你的眼神,你的话语,你的手指,你的嘴唇。你的拥抱,你的……傻孩子,你那小儿科的小聪明根本是幼稚!你的躲闪的神秘短信往来,看过后的马上删除,更主要的是,你开始留意我的财产状况,你迟迟不办的美容中心——资金已经足够。你在想什么?我知道!你是想从我这里获取更多的……越多越好的……尽可能多的……更可怕的是,你在策划着什么,你时常发呆,时常探视探索着什么,是的,我看得出来,这太可怕了。有一部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就是穷小子为钱谋杀富姐老婆以便今后和旧情人结婚的故事。可是,我能把你怎么样呢?你还没犯法,你还让我恋恋不舍,你太让我伤心了……
你还记得吗?在这整面墙都镶嵌着彩色玻璃的越层客厅,这面墙的装饰你很喜欢,你曾坐在这里久久凝视。这是一幅由光电效应和七彩水晶组合的美丽海滨画面:空灵深远的天际衬着几只矫健的海鸥,随着日出日落,那天空那海面在变换着颜色,日出时霞光万道波光粼粼,日中时白帆点点波澜不惊,日落时余辉绚丽海水深蓝,入夜,海面幽暗星月闪烁。这昼夜星辰的变化是和每天大自然的标准时同步的。还记得吗?通过电脑程控按钮,这海面又可以变幻出海底世界——银白的海底沙滩,五彩的海底植物,光怪陆离的石块石洞。伏在海底的贝壳定时张合吐出白亮的飞碟状气泡,那气泡颤颤悠悠在水中旋转上升,有时气泡又似漫天飞舞的小雪花,在水流微动中欢快地跃旋,有时气泡又形成浓密翻卷的云雾,团团相拥舒缓相溶,流光溢彩的鱼儿在这里上下嬉戏休闲,内装的彩灯把这一切映射的如梦如幻。
你还记得吗?我和你讲过的,还有另一个神秘的只有咱俩个才知道的按钮,控制着存放海洋动植物标本的内夹层,这内层里的液体是一种晶莹剔透具有保鲜防腐作用的氧化酶制剂,对有机生物表面能起到滋润营养功效。隔着外层可以透明直接地观赏内层里的标本,欣赏过后,按动这隐蔽开关,内层在光电、水流和特殊荧光剂的作用下隐蔽起来,这样内层会与外层浑然一体,形成外层看去愈远愈暗的深邃的海底背景。外人无从知道有这内夹层的存在,更不会知道有你的存在。
现在,傻孩子,你还记得吗?那天,我哄你喝下的那杯——你喝了就这样甜甜美美地睡着了,永久的睡下去。这样多好,那氧化酶制剂会一直保存你的鲜亮秀美,你会一直陪护着我,我会一直和你说话,每天夜里。至于那女孩儿,她不重要。她会憎恨你,因为你永远不会和她在一起,她会慢慢忘了你,她会找到别的男孩在一起。
那么,傻孩子,现在挺晚了,我要睡了。晚安,我最可爱的标本,我的亲亲宝贝。

2018年1月21日













标签:描写烟雨江南美文、

推荐美文

美文摘抄